白雪满意地靠向了椅背,舒展了四肢享受着身后男人沉默的服务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好像一只太yAn下晒得热乎乎的小猫,带着自然的亲昵,又有着天然的高贵与骄傲,任何有机会服侍她的人都应该感到荣幸。

    高大沉默的骑士便稍微加重了一点力道,将那处baiNENg的颈窝按得微微凹陷,没几下那里边透出一小片暧昧的淡红。

    白雪颈窝处传来很轻的钝痛感,但痛过之后又感觉很舒服,她半阖起眼帘,浓密的睫毛遮住了水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鼻间微动,白雪嗅到一丝淡淡的沐浴过后的清新味道,还混合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是从她的骑士身上传来的,即使隔着厚重的铠甲也无法完全隔绝的炙热气息,俯身时能够将她整个人都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跟前侍奉的人都要时刻保持身上的洁净,想来他应该刚沐浴不久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座椅中的少nV便有些心猿意马,她将左手搭在右边的肩膀上,触碰到男人g燥的指尖,明显感觉到对方动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雪心中一动,素白纤长的手继续向上移动,搭在了男人手背上。

    她的骑士高大勇猛,有着一头深棕的短发,眉目深邃,鼻梁高挺,五官线条锋利y朗,这是一种严肃禁yu的长相,让人不敢接近,可他却长了两片形状好看的嘴唇,它们时常抿成一条薄薄的线,看起来非常适合接吻。

    从白雪刚记事时,威尔便跟在她身边,她越长越美丽,而他越长越英武雄壮。

    在她情窦初开时,时常幻想那伟岸的x膛能够将她狠狠拥抱,白雪也曾经试探过这位英俊的骑士,可惜这人就好像一块沉默内敛的石头,对她的示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白雪满意地靠向了椅背,舒展了四肢享受着身后男人沉默的服务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好像一只太yAn下晒得热乎乎的小猫,带着自然的亲昵,又有着天然的高贵与骄傲,任何有机会服侍她的人都应该感到荣幸。

    高大沉默的骑士便稍微加重了一点力道,将那处baiNENg的颈窝按得微微凹陷,没几下那里边透出一小片暧昧的淡红。

    白雪颈窝处传来很轻的钝痛感,但痛过之后又感觉很舒服,她半阖起眼帘,浓密的睫毛遮住了水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鼻间微动,白雪嗅到一丝淡淡的沐浴过后的清新味道,还混合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是从她的骑士身上传来的,即使隔着厚重的铠甲也无法完全隔绝的炙热气息,俯身时能够将她整个人都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跟前侍奉的人都要时刻保持身上的洁净,想来他应该刚沐浴不久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座椅中的少nV便有些心猿意马,她将左手搭在右边的肩膀上,触碰到男人g燥的指尖,明显感觉到对方动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雪心中一动,素白纤长的手继续向上移动,搭在了男人手背上。

    她的骑士高大勇猛,有着一头深棕的短发,眉目深邃,鼻梁高挺,五官线条锋利y朗,这是一种严肃禁yu的长相,让人不敢接近,可他却长了两片形状好看的嘴唇,它们时常抿成一条薄薄的线,看起来非常适合接吻。

    从白雪刚记事时,威尔便跟在她身边,她越长越美丽,而他越长越英武雄壮。

    在她情窦初开时,时常幻想那伟岸的x膛能够将她狠狠拥抱,白雪也曾经试探过这位英俊的骑士,可惜这人就好像一块沉默内敛的石头,对她的示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白雪满意地靠向了椅背,舒展了四肢享受着身后男人沉默的服务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好像一只太yAn下晒得热乎乎的小猫,带着自然的亲昵,又有着天然的高贵与骄傲,任何有机会服侍她的人都应该感到荣幸。